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中医古籍 > 醉花窗医案
醉花窗医案
湿热内蕴,实而误补
本书全文检索:  
       庚戌春,余以选拔赴廷试,有同年张君,久雨之后,兼嗜茶饮,六月初患小便不通,数日而手足渐肿,渐至喘咳不能卧。有其同县人商于京,颇知医,告之曰:此阳虚水肿病也。少年酒色过度,精气内虚,非金匮肾气丸不可。张信之,服未一两,肿愈甚,喘亦增,转侧需人,自以为不可救药矣。有同乡荐余往视,六脉俱伏,目睁睁不得合,乃曰:此谓水肿信不谬,而阳则不虚,盖由湿热相搏,水不由小便去,泛于皮肤,故作肿耳.实证而补之,焉有好处!且病即虚,而古人云,急则治其标。先消水泻肿,后补其虚,乃为正路。今以补虚为泻水,非通之,乃塞之也。命市舟车神佑丸(方:二丑大黄甘遂大戟芫花青皮桔红槟榔)服之,四钱而小便泉涌,越两日而肿消喘定,又命服桔半枳术丸(方:桔皮半夏枳实白术)半斤,而全愈矣。